崔庄信息门户网
您所在的位置:崔庄信息门户网>科技>晨读丨吃水记

晨读丨吃水记

2019-11-05 19:16:29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家乡人喝水,不得不把水带到离村子几百米远的坑顶。如果发生干旱,应该走一公里的山路从一个偏远的冷水坑取水。工具,是一根柔韧的榆树杆,还有两个淡黑色的木桶。

水是真正的风景。它清澈透明地从山上的石缝中流淌出来。"如果你早点去,水会更清澈!"每天早上,当我还在朦胧的梦里,我听到“丁咚-丁咚”或“咯吱咯吱”的声音。是阿姨、叔叔和奶奶带着水经过我的门。

我的大水箱位于厨房的西北角。腰部结实,有光滑的盔甲。母亲必须来回五次才能“喂”它。再去捡,两桶也满了,这样就省下了一个水箱和两桶水来养活一个五口之家,夏天可以用三四天,冬天可以用四五天。

除了煮饭和炒菜,这瓶水就像喂猪和牛一样,我妈妈不愿意用。如果我们舀水后忘记盖上水箱,我们会受到母亲的严厉斥责。她担心从屋顶落下的灰烬以及苍蝇、蚊子和蜘蛛对一罐甜水的污染。日子可能会很艰难,但水必须清澈无尘。这是我妈妈的一封信。

我第一次去打水是在我10岁的时候。我妈妈陪我爸爸去另一个地方看医生。当她离开时,她告诉我不要逞强,而是去捡半桶水。我答应着,拿起杆子,把它放在我的肩膀上,双手拿起水竿钩子,挂上两个水桶,向外走去。斜坡上的草绿色茂盛。春风在风中飘荡。非常可爱。不远处,牛和水牛正快乐地吃草。

我蹲下来,用勺子舀了半桶水。我战战兢兢地开始,小心翼翼地走着。不用说,泥泞的路很滑,很难走。可恨的是这个水桶也是骗人的。里面的水非常“平静”,一路洒了出来。经过一番折腾,我终于到家了,只剩下半桶了。我别无选择,只能揉揉肩膀,肩膀被电线杆下的疼痛灼烧着。那一刻,我明白了父母的艰辛。

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该村已经有了自己的自来水,并在河流上游的泥地里建了两座水库。山泉水经过两个程序净化后,自来水管道通向各个家庭。当阀门打开时,有清澈甜美的山泉水从水龙头喷出。水很方便,墙角下的花很鲜艳,花园里的绿色蔬菜也是绿色的。

虽然农民已经吃过水,但这不是真正的自来水,也不能保证水质、水压和水量。吃真正的自来水也是每个人都希望的。2010年,市政供水公司根据地形将村民与自来水连接在四条路线上,一天24小时供水。现在,像城市居民一样,每个家庭都用自来水做饭、做饭、洗衣服、拖地板和浇花,他们的生活越来越甜蜜。

那天,在杭州结婚的妈妈和阿姨在电话里说,我们村和城市居民一样,也有真正的自来水。水凉爽、干净、甜美,充满了喜悦。

上一篇:三季度GDP增6%仍处高增长平台,9月重要指标已内含企稳信号
下一篇:全省首个企业开办“秒批”系统在安丘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