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庄信息门户网
您所在的位置:崔庄信息门户网>娱乐>在鼠疫治疗与防疫方面取得重大成就,他才是首位获诺奖提名的华人

在鼠疫治疗与防疫方面取得重大成就,他才是首位获诺奖提名的华人

2019-11-07 16:49:15

1901年,伦琴(发现x光)和其他五人获得了第一届诺贝尔奖的五个主要奖项。30多年后的1935年,一位中国医生因在鼠疫治疗和防疫方面的巨大成就而获得诺贝尔奖提名。在那一年的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候选人名单中,吴连德的名字赫然在列。尽管连德武最终错过了诺贝尔奖,但毫无疑问,这是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奖的最早记录。连德武获得诺贝尔奖提名的消息鲜为人知,主要是因为诺贝尔奖的保密原则。直到2007年,这个提名名单才被解密。连德武是马来西亚华侨,值得一提的是,在介绍他的资料时,“国家”一栏里填的是“中国”。从这个意义上说,连德武也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公共信息奖提名的中国人。

▍北京中心医院(现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的前身),由连德武于1918年创建。

需要指出的一点是,研究连德武的学者都知道连德武是华侨。他不是在中国出生或长大的。然而,根据清末颁布的《清国籍条例》和民国初年的《国籍法》,清政府和民国实行了“家长制”原则,即华侨只要父系是中国血统,就可以世世代代拥有中国国籍。这也使得当时许多华侨实际上具有“双重国籍”。因此,连德武也不排除具有中国国籍。当其他人提名他为诺贝尔奖候选人时,“国家”一栏充满了中国。

尽管现在很少有读者知道连德武,但80多年前,他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他独自在一场罕见的瘟疫中拯救了数万名同胞的生命。他也是中国检疫和防疫的先驱。连德武和北京也有着密切的联系,在这座城市留下了许多他的痕迹:他建立的中央医院至今仍在运转;他在东塘子胡同买了一处房产,他和他的家人在那里已经住了几十年了。现在他的旧居在同一个地方。虽然还没修好,但它依然迷人优雅。

消除东北鼠疫赢得国际声誉

连德武(1879-1960),祖籍广东台山,出生于英国海峡殖民地槟榔屿(现马来西亚槟榔屿)。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在槟榔屿的英国学校学习。我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女王奖学金。我去剑桥大学深造,最终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在东南亚,他积极参与了海峡殖民地的反种族歧视、反吸毒、赌博、迷信、长辫子和小脚等社会改革活动。年轻时,他是一个活跃的社会活动家,与林文庆(厦门大学早期校长)和宋望祥一起被称为“海峡三杰”。1905年,连德武娶了爱国华侨领袖黄乃祥的女儿黄淑琼和林文庆(林文庆的前妻是黄乃祥的女儿黄端琼)。

1907年,应时任直隶总督袁世凯的邀请,连德武从东南亚回到中国,担任天津陆军军医学院副院长(副校长)。袁世凯于1902年在天津创办了北洋军医大学,学制4年。它的老师主要是日本人,教科书也是日语的。这是一所日式医学院。1906年被陆军军医部接受,改名为陆军军医学校。袁世凯聘请连德武,希望摆脱日本的影响,把陆军军医学校改造成英语学校。连德武到学校上班时,发现日本老师只是简单地教授一些普通的护理知识,主要是训练学生成为日本在中国扩张的工具。连德武非常生气。在他的领导下,陆军军医学院很快摆脱了日本人的影响,逐渐成为一所现代医学院。学校开始为中国军队培养合格的军医,学生们接受了严格的知识和体质训练。

1910年冬天,鼠疫在中国东北流行。病人发烧、咳嗽、出血,然后死亡。几天后皮肤变紫了。每天都有数百人死亡,在人民和政府中引起巨大恐慌。当时,日本和俄罗斯政府以保护外籍人士为由威胁中国政府。如果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中国人就不能进入东北地区参与防疫。为了让中国出丑,俄罗斯竭力夸大这场瘟疫,强调中国的落后,说中国没有能力像文明国家俄罗斯那样应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如果防疫权移交给日本和俄罗斯,就等于移交了中国东北的主权。

连德武面临危险时,被清廷任命为北满防疫局首席医官,31岁。这是一场极其罕见的灾难。仅在哈尔滨,就有数十名医务人员和100多名警察和士兵死亡,更不用说死于鼠疫的普通人了。更不利于疾病控制的是当时的国际形势和社会思潮。那时,人们仍然坚持“体毛皮肤,接受父母”的传统观念。连德武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秘密解剖尸体。面对堆积如山的被感染的尸体,他无法被深埋在寒冷中。在火葬开始之前,他不得不去见皇帝,发布一项允许的法令。因为他是个无名小卒,他的防疫措施经常受到“权威”人士的干涉。日本和俄罗斯殖民者试图抓住机会夺取我们东北的主权...

连德武顶住了各种压力,开始研究如何控制鼠疫。在当时缺乏防疫常识和像样的医学实验室的情况下,他尽一切努力得出结论,认为鼠疫是由肺鼠疫病毒传播的。然而,他的结论和预防方法一开始并没有被日本、法国、俄罗斯等国家的鼠疫专家所接受。直到1911年1月,北洋医学院的法国首席教授门尼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检查了四名病人后去世,连德武的方法才得以推广。他的方法简单而有效:病人被送往鼠疫医院,接触者被隔离,所有人都戴着厚厚的面具,尸体被火化。在一系列正确措施下,整个防疫形势已经扭转。

随着瘟疫的消除,连德武闻名于世。1911年4月,连德武主持了在奉天(沈阳)举行的世界鼠疫研究会议。这是中国第一次举办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11个国家的专家选举连德武为会议主席。正是在这次会议上,连德武获得了“鼠疫战士”的称号。当时,世界各地的鼠疫专家,包括因发现鼠疫耶尔森氏菌而被称为“东方巴斯德”的日本医学科学家北佐藤十八郎(Kitasato Shibasaburo),真诚地给予连德武“鼠疫斗士”的称号。1959年,连德武骄傲地用“鼠疫战士”作为他自传的标题。

瘟疫控制中发明的▍吴面具

在这场消灭瘟疫的战斗中,连德武还发明了一种简单的棉纱面具。面罩内有两层纱布和一块脱脂棉,简单易戴,价格低廉。那时,只需要两片半纱布。连德武调动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确保面具持续供应给公众,并很快被公众接受。这种面具被后人称为“吴面具”。到目前为止,仍有医务人员使用这种口罩。

在连德武保存的照片中,有一张连德武刚刚从东北防疫战线胜利时,身穿二等双龙勋章拍摄的军装照片。他的英雄精神非常具有威胁性。这场伟大的胜利带给他的自信和骄傲真的让人们觉得真正的男人也应该这样做。但是这件制服不伦不类。它既不是清朝也不是中华民国。现在是哪个时期?直到2007年9月,提交人才去新加坡咨询连德吴的女儿吴玉玲女士,以解开这个谜。

1911年5月,连德武因消灭鼠疫被授予清廷勋章。

吴女士说:“除了拍照,我父亲在1911年见到摄政王时只穿了一次这件制服。这是为我父亲特制的德国式制服,不是正式制服。这种材料又硬又不舒服。”原来,这是一件独特的“军装”。由于连德武在抗击疫情方面的辛勤工作,他也为清廷赢得了荣誉。清朝摄政王载沣想召见他,并亲自授予他双龙勋章。这是中国历史上授予医生的最高奖项。

但是连德武不想被传唤。1908年,当他第一次回到中国时,陆军部部长铁良召见了他,他不得不穿正式制服和假辫子。此外,由于普通话不好,他无法说出自己想要的东西。繁文缛节让他很痛苦。当摄政王想要会见连德武时,外交部长施肇基想出了一个办法,让陆军部宣布授予连德武军蓝岭军衔,这相当于一个西方国家的少校。这样,连德武成了清军的一名军官,免去了许多观众面前的官方手续。他也可以穿着军装去寺庙,不戴假辫子,也不详细回答摄政的问题。

开展反吸烟运动

此外,在药物管制领域,连德武也是一名既有智慧又有勇气的战士。年轻的连德武还在东南亚的时候,就成为了当地禁烟的领导者。他组织成立了反吸烟团体和反吸烟协会,四处奔走筹集资金,为吸毒者提供住宿和医疗。

1911年和1912年,来到中国的连德武代表中国政府出席了在荷兰海牙举行的国际鸦片大会,并代表中国政府签署了1911年全球禁毒公约。此后,他一直密切关注中国的禁毒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武昌起义爆发于1911年10月。当时,作为中国代表,他正在前往海牙参加国际鸦片会议的途中。他怀着极大的焦虑在一列超速行驶的火车上写信给莫·李勋:“请,并通过你,敦促《泰晤士报》和英国公众帮助我筹集资金来装备红十字会。我会带他到前线去毫无歧视地营救双方的伤员……”

在中国的30年里,连德武从未停止禁止鸦片的努力。1915年,连德武发起成立中华医学会后,他利用社会和所有社会力量敦促政府开展戒烟运动。由于他的努力,1916年11月16日,中华民国政府宣布禁止鸦片。当时,上海有大量的外商囤积鸦片,民国政府购买鸦片。1919年1月,连德武奉命在上海焚烧这批鸦片。这是林则徐和虎门卖烟后又一次大规模焚烧鸦片。

获得诺贝尔鼠疫研究和预防奖提名

1913年6月,袁世凯聘请连德武为总统随行医疗人员之一。然而,连德武继续留在哈尔滨,因为他担心瘟疫会再次出现。几年后,除了少数零星病例外,没有大规模鼠疫流行,公众开始放松。然而,连德武没有。他认为瘟疫肯定会卷土重来。1917年底,当鼠疫在山西流行时,连德武奉命赶到现场负责防疫。根据上一次的经验,这场夺去16,000人生命的瘟疫很快得到了控制。1920年底,鼠疫在东北再次爆发,这是对连德武建立的鼠疫预防体系的一次真正考验。与十年前在整个东北甚至华北的瘟疫中死亡的60,000人相比,瘟疫的流行只限于西伯利亚和满洲北部,死亡人数为6,500人。

数百年一次的瘟疫高峰就这样被阻断了。然而,防疫人员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除了第一次反瘟疫运动的进展,第二次反瘟疫运动仍有牺牲。连德武的助手之一,毕业于联合医学院的阮德茂博士于1921年2月去世。连德武也因失去儿子而受苦。他的第三个儿子吴昌明在出生后不到六个月就去世了,当时连德·吴正在调查西伯利亚的鼠疫。

事实上,连德武并不是家里第一个回到中国为祖国服务的“回归者”。连德武的祖父是一名爱国的华侨。他派他的六个儿子(即连德武的叔叔)去福建船务厅学习,并加入了清朝海军。其中,林国宇死于1894年中日战争。1894年中日战争中,林国祥接替方伯谦指挥“济源”号军舰。连德武的妻子黄淑琼是新加坡爱国华侨领袖黄乃祥和连德武夫人三叔的女儿。她就是在1894年中日战争中死于“致远”号军舰上的黄莫奈(死后,她得到了养老金、银质葬礼和“武威将军”的称号)...中国文化的家庭和国家观念早已深深植根于连德武的心中。

连德武因其在预防和控制肺鼠疫方面的杰出成就被提名为1935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候选人。由于诺贝尔奖的保密原则,该消息直到2007年才在诺贝尔基金会的官方网站上正式披露。他也是第一个赢得这一荣誉的中国人。

此后,连德武的英雄事迹也为更多的中国人所知。2008年9月,连德吴纪念馆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外区包保街建成并开放。这是黑龙江省第一个医学专家纪念馆。纪念馆是两座受保护的旧建筑(东北三省防疫总部旧址)。在这里,子孙后代可以更多地了解“中国防疫科学的创始人”连德武的生活经历。

已经建立了20多个医疗机构。

连德武不愧为“鼠疫斗士”,作为现代中医的先驱,他也是领军人物。他在中国生活和工作了30年,从1907年到1937年日本入侵中国并返回马来西亚以逃避战争。在此期间,他先后成立了东北防疫医院、研究所、中心医院等20多家医疗卫生机构,为中国防疫事业做出了开拓性贡献,许多医院仍在发挥重要作用。例如,从1915年开始,他负责北京中央医院的筹备工作,该医院于1918年1月竣工,并成为该医院的首任院长。这是中国人自己建造的第一所大型综合医院。该医院现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白塔寺区。

连德武创建的中央医院旧址现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白塔寺区。

1918年,他担任中央防疫部门的负责人,在控制鼠疫和霍乱在中国的传播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连德武也是中华医学会的创始人之一和《中华医学杂志》的创始人。1926年,连德武成为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前身: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任校长。体现连德五精神八个字的“真诚爱国、自强不息、创业精神”,至今仍被视为哈尔滨医科大学的校训。1930年,连德武被任命成立国家海港检疫办公室,并兼任上海海港检疫办公室主任,从而重新获得中国对海港检疫的主权。

连德武一生对名利漠不关心,三次辞职。1911年,苏王子提议被任命为民政部卫生司司长,但他不同意。1913年,袁世凯打算被任命为卫生局局长,但他仍然不同意。1928年,南京政府任命了军医处处长,他最终辞职。梁启超回顾了从晚清到民国的50年历史,并表达了这样的观点:“科学已经传入50年了。吴兴连博士(连德吴)是唯一一个能在初中以学者身份与世界接触的人。”

东塘子胡同的快乐时光

1911年,在会见摄政王后,连德武在北京东塘子胡同55号(现在是4-6号)买了一栋房子,并将家人从天津搬到了北京。这所房子的最初主人是八国联军的一名英国士兵。他退休后留在北京。当时,这是一座单层平房,由从废墟中搬走的砖、窗、门和木头制成。连德吴一家搬进来五年后,一位德国建筑师把它改造成了一栋带后花园的三层西式建筑。这是当时北京最好的房子之一。

东汤子胡同东端▍吴厉安德故居

连德武回忆说,晚年仍然很温暖:“美丽的花园里装饰着随季节变化的盆景和鲜花。我们还购买了不同时期的旧神和美人的白色大理石雕像,把它们放在适当的角落,并放置了一个巨大的大理石屏风,上面雕刻着与中国三国历史有关的各种场景和人物。还有一些精美的大理石雕刻,它们是一张方形茶几,上面有四个圆凳和一个古老的日晷,用来记录时间。”

1934年,连德武和他的妻子黄淑琼在北京东塘子胡同的家中。

由于连德武的主要工作是抗击东北地区的疫情,他的妻子多年生病需要休息,所以她的妻子要照顾北京的家。他的妻子黄淑琼既有才华又美丽。连德武一直称赞她,说她“一生都是我最忠诚的伴侣”。尽管身体虚弱,体弱多病,她还是尽力照顾家人。她是一位可敬的贤妻良母,也是我在北京官场生涯的贤妻良母和助手”。她可以用流利的英语谈论中国艺术和文化,评论当前的政治。她在外交使节团体中尤其受欢迎,尤其是在欧美外交界。因此,东汤子胡同55号在当时是北京一个重要的社会场所。黄淑琼还出版英文小说,向西方国家介绍中国古典文化。

1937年,在参加长子吴长庚的婚礼后不久,黄淑琼因病去世。吴长庚跟随父亲的脚步。毕业后,清华大学去了美国和英国留学。回国后,他成为北平第一卫生区卫生事务人口统计的负责人。1942年,吴长庚在北京指导霍乱免疫活动时感染了这种疾病。他很快就死在东塘子胡同的住处。1937年“七·七”事变后,连德武的医院和防疫中心不是被摧毁就是被占领,中国的大量图书资料也被摧毁。连德武离开了中国,在那里他战斗了30年,回到马来西亚在怡保开了一家私人诊所。1947年,连德武回到中国短暂停留,逐渐淡出中国视线。

根据连德武自己的说法,1949年,中国医学会的总部从上海搬到了北京。连德武捐赠了东汤子胡同的住所,连同数千本书,作为中华医学会的办公场所和数千本书的图书馆。1960年1月21日,连德武在槟榔屿因病去世,享年81岁。《英国时报》评论道:“他是一名伟大的人道主义战士,没有什么比他留给世界的东西更值得我们骄傲……”连德武死后几十年,他在东塘子胡同的故居逐渐恶化。幸运的是,这座建筑没有被拆除,而是年久失修。据最新消息,东城区相关部门正在积极部署吴厉安德故居的修缮工作,期待更多人了解连德吴在中国的非凡经历。

旅游:北京晚报

作者:林关震

摄影:除了旧照片,姜宝军

制片人:吴勇

编者:姜宝军和吴勇

流程编辑:吴越

内蒙古十一选五投注 甘肃十一选五 湖北快3 金赞国际 五分彩投注

上一篇:或7.08万起售,又一国产高颜值SUV即将上市,要买车的别错
下一篇:区域领先!盐田STEM教育捧回多个省级大奖